爱国教育 >爱国故事

浏阳行记2021

爱国故事 | 2021-07-17 20:46:21文章来源:爱国网

2021年6月24日,我和肖淮苏登上南下的列车奔赴长沙,与孔延会合后一同赴浏阳参加由浏阳市委和市政府主办的浏阳博物馆开馆仪式和建党百年庆典活动。这次活动十分隆重,邀请了祖籍浏阳的革命先辈后代,还有北京的将军后代合唱团现场演出。浏阳博物馆、图书馆和展览馆合称浏阳“新三馆”,建造的规模宏大,展出内容丰富,很有历史感。

浏博的开馆仪式在25日举行。市委和市政府的领导悉数参加并致辞。到会嘉宾有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胡德华,王首道、彭佩云的亲属子女,出自浏阳的开国将军王震、宋任穷、李志民、孔石泉、饶子健、江文、李贞等的后辈五十余人。会后大家认真参观了展览并听取了讲解。


浏阳博物馆开馆仪式


孔延、肖淮苏、饶江宁在会场


浏阳博物馆开馆仪式全景

 
开幕式后浏阳市委和市政府领导与与会人员合影

浏阳在汉代置县定名,是名符其实的“千年古县”。这是个移民地区,90%的人口由外地迁入(包括我们孔姓家族,见后文)。展馆突出了它的人文精神和崇文重教的历史底蕴。全县有十座书院、近三十所义学堂,出过欧阳玄这样的文学家,曾国藩这样的政治家;也是中国近现代革命早期的策源地之一,有谭嗣同、唐才常这样戊戌变法时期反封建的先驱,更有胡耀邦、王震等三十多位中国共产党和军队的高层领导人。


参观秋收起义博物馆


秋收起义纪念馆内群雕


参观胡耀邦故居


浏阳文博园胡耀邦广场


党史主题音乐会现场


陈庆立、孔延、孔江、肖淮苏在晚会上(张雁之摄影)             

馆内展出了近两年收集到的由浏阳籍革命后代捐赠的文物约数百件。我们认真观看了我家捐赠的父亲物品,有他的相机、砚台,孔石泉将军军衔授衔书和其他多件任命书、重要会议出席证等。父亲的遗物能在家乡的博物馆内永久保存,并昭示后人,是我们全家人的心愿!


孔石泉生平介绍


孔石泉中将军衔授衔书


父亲的照相机、砚台、任命书等物品


肖淮苏、孔江、孔延、孔克勤

在参加浏博开幕仪式和建党百年活动后,浏阳市委安排了乡镇对接活动,即各乡镇政府有组织的安排祖籍为本乡的后代们回家乡看看。我们受到官渡镇党委和政府的热情接待。穿过繁华的浏阳市区,沿街高楼林立,商贾云集。美丽的浏阳河穿城而过,清澈灵动,河上彩虹桥跨越两岸,待到夜色降临,华灯初放,更是一派五彩缤纷的秀丽景象!绝对不像个中部省份的县级市。与我以前的想象截然不同。


浏阳市景

             
我从小并未来过浏阳。在印象中,这是个穷困的乡村。父亲一家兄弟姐妹八人,父亲最小,有两个伯伯,五个姑姑。大伯死的早,他的儿子比父亲小5岁,参加革命后牺牲了。所以父亲的外甥多,侄子却只有一个,是二伯的儿子孔克勤,非常珍惜。有一年这个孩子得了重病,年迈的姑姑们踩着小脚,越过几十里山路就为去看看他,而父亲也破天荒动用了部队医院的力量,派车到乡下将孩子接到163医院,救了他一条命,也没落下任何后遗症。

亲戚们生活都很困难。记得五、六十年代父亲常给老家寄钱,每户都寄个十几、二十块的。二伯和四姑的孙子孔海峰和李友更完全靠着父亲的资助读完小学和中学。细姑的孙子因母亲无奶,靠父亲寄的钱买奶粉养大。现在他们都已是四十岁上下的人了,却对当年的事记忆深刻,感激不尽。我是从父亲给老家写信的地址上知道了“官渡”、“竹连乡”、“大围山”等地名,而父亲的家是竹连乡的“烟砖屋”。八十年代后期,父亲的侄子来信说,家里的房子很破旧了,快要塌了。父亲赶紧寄钱,分几次寄了两万元钱,帮他们重建了老屋。2007年我第一次去浏阳时,见过这所房子,是黄泥砖瓦建造的,两大间,当地土屋的样式,屋顶高也宽敞,没什么家具,更谈不上装修,已经陈旧了,但在初建时应该算是不错的。为纪念官渡乡这位唯一的开国将军,镇政府用附近的两间旧宅改扩建了“孔石泉将军生平事迹陈列室”,现成为新党员入党宣誓,孩子们入队举行仪式的地方,甚至成了旅游网红打卡地。


在陈列室前孔氏族人合影

父亲去世那年93岁,在最后几年,他常常提起大伯的儿子孔庆钧。1930年他们是十几、二十岁年纪,血气方刚,青春正盛,先是参加赤卫军,后来又离家当了红军。在儿子走后,大伯被白匪军杀害。庆钧后来也在抗日战争中牺牲,家里还收到了烈士证。但父亲总不相信,一次次让秘书去询问查找。这次我们在堂表兄弟和侄儿的陪同下去道吾山瞻仰烈士陵园,看能否寻访到庆钧的消息。

该陵园建成于2014年,主旨是“慰英灵于故土”。园内祥峰肃立,翠竹俯首,苍松劲柏,水绕云横。我们沿着整齐的石阶坡道缓缓而行,登上高高的纪念塔,在塔身后的烈士名录上寻找,终于在数万个密集的人名中查到了孔庆钧的名字!他和数十万浏阳儿女一道,为人民的幸福而牺牲,成为共和国不朽的英烈!我和孔延向上天祈祷,将此消息告知父亲,他的在天之灵可以宽慰了!



孔克勤、孔延、孔江、胡云谷瞻仰烈士陵园

在“回家看看”的过程中,我们受到官渡镇书记和镇长的热情接待,拜访了竹联村(原先的竹连乡)和道吾山几位表兄弟家。他们的后人有的在打工或做些小生意,有的已离开了农村在浏阳市工作或开办公司。细姑的孙子胡刚一家在道吾山下办起了“农家小锅台”,生意兴隆。虽然依然生活辛苦忙碌,但都建起了房子,日子过的富足,也不缺钱花。下一代孩子考上了大学,有的在医院工作,有的到杭州等大城市去了。我和孔延本想哪家经济条件差一些,給他们些钱。看看这样,拿不出手了,也就算了。不想“小锅台”的主人(正是当年吃奶粉长大的孩子)反倒送给我们许多自产的腊肉和干笋,盛情难却,我们接受了!

浏阳的传统产业是制作花炮,父亲参加革命前曾读过几年小学,辍学后就在村里花炮作坊当学徒。现在花炮业也还是一门大产业,据说国家出口的烟花炮竹60%都来自浏阳。烟花的花样不断翻新,燃放技术也更上一层,用上了数字科技。另一大行业是种植观赏苗木。乘坐汽车行驶在公路上,放眼望去,两边辽阔的田野里种的不只是庄稼,更多的是各色各样的苗木,有云杉如细塔,罗汉松如叠伞,赤楠如大蘑菇,清清爽爽,很是漂亮!前些年国内许多城市大搞城市建设,对苗木的需求量大,浏阳因此而受益。但这些苗木成长周期长,成材很不容易。14年前我曾到山里的亲戚家,见到房前不大的一块地里密密麻麻的种着一人高的小树苗,就像长大了的蒿子秆。那是云杉和红柳。亲戚告诉我,这些苗木,家里就等着它卖钱呢。而长这么高已用了八年时间。要想卖钱可得有耐心!

现在浏阳的产业早已不单是花炮和苗木了。信息技术、生物医药和食品加工成为它的三大支柱产业,支持着这座国家中部地区的县级市进入了全国百强县的名录,而且今年晋升为第九位!我曾有疑惑,从资源、地理位置和交通便利的角度,浏阳并无优势,怎么能够超越许多东南沿海的县市,排到全国的前列呢?市委副书记对我说,是因为浏阳人有头脑,有远见、有眼光!我颇不以为然:这也有点空吧?他举了一个例子。本世纪初,南思科技的创业者从香港初到内地寻求投资机会,不要说京沪广这样的一线城市,就是长沙、南昌等省会城市都予以拒绝。而到了浏阳地界,政府却将其留下,给予土地、资金、人力等方面的支持,使其不断发展壮大,并于2015年成功上市,如今股价已翻了几番。还有生物制药和食品加工方面的公司也有类似的经历,它们都已成为浏阳的利税大户和就业大户!我想,如果在其他方面得不到答案,那书记说的对,浏阳的发展就根植于这片土地上的人,“惟楚有才,于斯为盛”!就如先辈谭嗣同,当代胡耀邦,更有同属湖南地界的毛泽东、刘少奇、彭德怀这样的伟人和一百四十九万普通的浏阳人!

这次回浏阳的另一个重要目的是扫墓和寻根。先是在堂弟和族亲的陪伴下给祖父母扫墓。14年前我第一次回乡时,祖父的坟只是一个矮矮的小土包。当时已经是11月中旬,田地里没有什么庄稼,只见低矮的坟头和上面插着的粉红色塑料花,在冷风中显得十分冷清。祖母的坟则位于不远处一座植被丰盛的小山丘上,布满绿色的灌木和青翠的竹子,远处还有一条小河蜿蜒淌过。我们和武装部的朋友一致认为此地风水甚好,决定将祖父的坟迁来合葬,并委托二伯的儿子孔克勤操办。工程早已完成,墓碑上刻了自祖父孔昭文祖母鲁氏以下各支族人的系列家谱。孔延、我和肖淮苏,也代表父母,向祖父母祭拜。随着冥纸燃烧的烟雾在墓前袅袅升起,我心念:您的子孙虽然远离故土,但根系永植于此!

我们是湖南浏阳人,但祖先又来自哪里?与孔子有什么关系?曾听闻我们的祖先自江西迁来,是真的吗?这次特意让族人引我们去拜祭孔家祠堂,这是以前从未去过的。当汽车停在一座大祠堂门前,我真没想到所看到的并不是我们一族的祠堂,而是一座代表整个湖南孔氏的孔氏家庙!家庙位于浏阳市达浒镇金石村,始建于明朝万历十四年(1586年)。孔姓第三十七代世祖巢父在唐朝曾任湖南潭州刺史,在安史之乱中被害后又平反。在此时期为避乱从山东曲阜辗转南迁的第三十八代世祖,先至平江发展壮大,至第五十五代分一支迁浏定居,从此达浒成为孔姓子孙族居之地。并于万历十四年获得山东曲阜孔氏衍圣公经浏阳县衙以书信方式送至家庙的认可,同意贡立圣象,供后裔祭祀。这就是孔氏家庙的来历。我们这一支是第七十三代子孙。来自江西一说实属谬传!


孔氏家庙全景图

孔氏家庙规模远大于一般的家族祠堂,在全国只有三座,仿照山东曲阜孔庙的建制风格修建,三进大院落,分别为大成门、大成殿和五王殿。大成殿高屋立柱翘檐,供奉万世师表孔子坐像。庙的两侧建有祭祀列祖列宗之祭祀堂。边殿内陈列有浏阳籍对家国有特殊贡献人士的照片和生平,其中有毛泽东在长沙第一师范时的校长老师孔昭绶,父亲也赫然在列。院内有钟亭、鼓亭。庙后有两棵古樟,树龄千余年,高数十丈,遮天蔽日,见证岁月变迁和孔氏子孙的繁衍生息。我们诚心参拜后离去。

自父亲离家参加革命,至今已有91年了!国家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家乡浏阳也日新月异、今非昔比了!我们的族人都过上了富足的日子。原先存在的困窘、卑微,城乡和身份的差别已经缩小了许多。当年离家参加革命的先辈,他们付出的鲜血和生命,是值得的!更重要的是,一代代的后人没有忘记他们的初心,正继承他们的意志前行。通过这次寻根之旅,我们也更确切地了解到我们的根来自哪里,我们家族的千年传承史!

(孔江撰稿,孔延修改,孔铁生制作, 2021年7月15日于北京)
 

33人点赞
分享到:
打开微信“扫一扫”将本文章分享到发朋友圈。

校园风光换一批

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