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讯息 >华人华侨

李景新中医师(美国加州):大疫之后,中医药何去何从?

华人华侨 | 2022-02-22 16:42:04文章来源:作者:李景新

作者简介:李景新,台湾台北医学院药学系毕业,国防医学院医学系肄业,亚美医科大学针灸医学博士、东方医学博士,1983年加州针灸师执照。1985年开业至今,现任遠東整体医疗保健中心院长。自1985年起,历任南加州针灸中医师公会公关部长,南加州针灸戒毒学会秘书长、副会长,加州中医公会秘书长、副会长、名誉会长,全美中医公会理事、美国华裔中医药联合会理事、北美中西医结合学会名誉会长、加州中医立法联盟副主席。

       所谓是,“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大疫之后,国人惊觉和幡然醒悟,原来国家各级医院及民间在完全没有新冠病毒特效西药可得的情况下,除疫情前期阶段医院进行例行监控隔离患者及社区采取被动消毒防护措施戒備外,竟无计可施,只能眼见确诊死亡率节节攀升;反观传统中医药相关处方被社会有心人士无偿义务提供,以及中医专业人员在原本位居二线待命之下,却能及时挺身疫仗前线,还居然能够屡建奇功,发挥疫情全面预防作用及成功救治了大量临床确诊患者,令人为中医中药业者的表现喝采不已;更透过此一重大疫情验效事实的印证之下,让人对中医中药刮目相看!

       此时,令人不禁要进一步自省质问,当今国家政策路线依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经制度,走着自己的道路稳步前进,而有别于西方世界国家的资本主义市场制度和民主自由法治社会制度。而在面对严重疫情与性命攸关的各种疾病医疗与健康卫生问题上,为何就不能积极建立起和发展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医疗体系模式来,以解决中国社会切身的广大亿万人民健康问题?甚至因此超前引领人类未来的医疗潮流,而不只是尾随由西方社会所于百年创建而今雄霸世界成为其唯一产业链的西医主流方针路线?

       近代中西医之争的因素虽然很多,但说一千道一万,关键问题总结来说,应该不外乎是具体反映出了两者医学由于东西方文化背景的源出不同及承传不同,才基于“道不同不相为谋” 和没有共同语言理念情况下的各说各话、各执己见,乃至于泾渭分明、各自为政;尤有甚者,中西医各自阵营的业者及其支持者之间为了孰是孰非而展开的口水战,以及激烈的长期相互对峙、撻伐、诋毁。最后也许强权的一方赢得一时,却无法蒙蔽大道真理于千秋万代。

       正视当今已是拥有十四亿人民的文明中国,却在清末民初及改革开放时期以来,都为与西方世界现代化经济科技成果同步接轨,故侧重西学,并迎合引进西方社会中包括了西医完整医学教育系统、临床医疗系统、医政卫生系统、医学科研系统,甚至是医疗产业制造供应链的资本主义营运系统等等方面,而使祖国本身原有传统中医医疗体制遭到破坏,和导致西医取代主控地位的命运;因此中医在祖国境内被数度边缘化,和受到国家医疗卫生体系西医化的排挤贬抑而后继无力,后继无人,更无法期望于产生出共同抗病救人的高能中西医结合模式的临床医疗形态,即是以中医为主,而以西医为辅,以使两者相辅相成,有效融合为一。反而是在全球以西医当道和全面主控的现况下,中国始终只是在配合着西方社会的规则脚本行事,并刻意压制着我国固有传统中医文化优势及发展方向;此举虽为当代时势所趋,却令国人因此形同削足适履和自废武功,殊属不智。

       西医治病,着重于人体器官系统的结构功能与精细微观的病原思维,而将目标聚焦于病果呈现,以对抗、攻克、杀伐切除等人为手段,实则当为不得已而才为之的治标下策,更不用说其玉石俱焚的副作用及综合后遗症;中医治病,着重于人体生命整体功能运作与巨视宏观的证候思维,而将目标集中在病因契机,以转化、排除、守衡归顺自然法则,乃是以四两导引拨千斤之势的治本上策,更遑论其上医治未病的防微杜渐纵观智慧。二者相较之下,前者为善攻善伐的霸道之术,后者为善防善守的王道之术,由此可知东西方文化南辕北辙突显的巨大差异之处。而医之本质体现,当如救人于水火之中,以彰显仁心仁术,大医精诚,而非乘人之危,借机敲诈勒索,和置人于死地绝境。

       当今之计,疫情之后,中国政策务必大力扶植中医,以重整中医旗鼓,使中医中药得到祖国社会人民应有的重视,乃至于发扬光大,更进而使西方社会中的有识之士也能崇尚嚮往。中医业者应该自我砥砺,通过中医正规教育传承,集体提升自我专业素质;并且随着科技发展的现代人工智能化、数据化、产业化,国家应投入相当资源力度,以延揽国内外大量科技人才,协助推动中医的与时俱进,谋求创新发展,而使我国这独具特色的民族医学,如陈年古酒美味佳酿制作配方,再度被打响品牌,除了得以声名延续不辍外,更能得以呈现新瓶新装,在内销成功之余,还能得以推广营销至全球国际社会之中。更尤有幸甚者,使我中国社会全面恢复肯定中医的民族文化自信,普及以传统文化的中医为首,进行人民医养保健卫生的重责大任,而以西医双轨为辅。       这其实决非颠倒是非,和痴人说梦,而是源于阴阳有别、主客有分,及人类共性之外各有民族特性的相对存在论;当东方遇见西方,好比面对中餐与西餐的食物抉择时,没有是非对错的问题,而是各有其偏爱的自由取舍。在西方社会中,中餐即使普遍受到欢迎,但仍然不是西方人士的文化主食;然而对于我们华人而言,再好吃的西餐文化,也一样是一种只能偶而换换口味的副食品,唯有中餐才是我们民族传统文化的主食品,不可一日或缺。请问这又豈须对错是非之争?难道我们华人吃中餐,就一定要去和西方世界争论辩解这原本就是各有所好的不同需要吗?此理反之亦然!

312人点赞
分享到:
打开微信“扫一扫”将本文章分享到发朋友圈。

热点新闻换一批

如果战争再次爆发,这支驻守平型关的部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