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讯息 >小记者动态

小记者黄尚宇:点上一炉沉香屑 ——读《倾城之恋》有感

小记者动态 | 2020-03-29 14:13:02文章来源:爱国网 作者/黄尚宇 图/爱国志愿者

       现如今,描写男女之情的小说似乎总是浓情蜜意,不由得让人像是沉浸在蜜罐里,憧憬着也能遇到自己的“男主角”。事实上,言情小说这一文学表现形式早已在民国时期就已经出现,还出现了不同的派别。从古到今,太太小姐,妙龄少女都为此如痴如醉,“神色癫狂”。

       但张爱玲的小说描写的男女之情又具有非凡的特色,她既不迎合大众的心理,却又独独写出了她的优雅与从容。她笔下的百种女子,或知书达理,或圆滑世故,各具姿态,而偏偏又透露出一种无言的,感性的悲哀,如同被朦胧烟雨笼罩下的一片深湖。白流苏,曹七巧,霓喜,葛薇龙,那些芳名如唐诗宋词那样朗朗上口的女子,也许正是那个繁华与破旧并存,奢靡与贫穷的时代的一个缩影。
       她笔下的女子,不像林黛玉那么悲苦多叹,也没有史湘云的娇憨可爱,更谈不上王熙凤的泼辣能干。她们是悲哀的,这悲哀,也许来自家庭背景,也许来自自己所不能改变的身份和社会地位,也许来自自己并不称心如意的婚姻和钱财……但在那些悲哀之下,是否有那一点点,一丝丝将熄未熄,微弱燃烧着的希望与反抗意识呢?有的,也有的,也只不过苟延残喘地燃烧罢了,而那些没有的,早已变成一炉沉香屑,随风飘荡,无影无踪。
       张爱玲似乎对香港这个地方情有独钟,使我觉得我不过只是香港的一个匆匆过客,还未发掘到她包裹在钢筋水泥,高楼大厦下真实的美。读完后,我不禁对香港山头华美的住宅区产生了一种旖旎的幻想。那里是否还会种植着娇柔的英国玫瑰?灼红的野杜鹃还会一路摧枯拉朽地烧下山坡子去吗?墨绿的棕桐树映着乌黑的沥青路,浓蓝的海里泊着白色的船。哦,还要包括浅水湾,黄土崖,红土崖,森森绿树,还有蓝绿色的海。红油油,黄澄澄的巨大广告牌把海水渲染,火辣辣的太阳把金色的沙滩烘得炙热,当然还有浅白太阳伞下的三两淑女,谈论电影,杂志,最新的时装,房子,男人,资产,珠宝……这实在让人惬意。
       张爱玲笔下的男女之情并不有多轰轰烈烈,像是一股涓涓的细流,不会断流,也不会有朝一日变得激烈。《倾城之恋》并不是什么旷世奇恋,只是一座城因战火的倾覆,二人那不安,彷徨,像是两块同极磁石一样的心似乎才更靠近了一些,也许没依没靠,漂泊不定的心要聚拢一些才不会被风雨所击碎,但那何尝不是一种妥协,一种无奈,一种面对乱世,悲欢离合的选择。唉,暂时的避风港总比漂泊在海上好。在结尾,白流苏终于不再是范柳原的情妇,而是亲口在一个女人面前承认她是他的妻子——虽然好像并不具备法律效力(但也许算得上是一种好结局)?
       也许白柳苏与范柳原的关系延续到现在也是一种例子。当今社会,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压力迫使许多年轻男女走到一起,面对价格水涨船高的房子,汽车,有很多人面临着996(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周六加班)的生活,工作压力,年轻时对美好恋爱的幻想被现实消磨,会有时间和精力去挑选另一半吗?恋爱与结婚是截然不同的,透过这本小说,我不仅看到了命运如浮萍的民国女子百态,还领略到了张爱玲对于爱情、家庭、婚姻的自我了解与认识。
       这是一本别有风味的言情小说。

作者:黄尚宇
广西贵港市荷城初级中学1717班学生、文艺委员。特长:阅读、写作。团队意识、合作意识较强;学习努力,成绩优异;擅于观察、思考,情感细腻;爱好文学,文笔优美,具有真情实感,其作品常被作为年级范文传阅。

2020年3月,正式批准为爱国网《爱国小记者》。

指导老师蒙燕芳 广西贵港市荷城初级中学团委书记、爱国小记者辅导员。

132人点赞
分享到:
打开微信“扫一扫”将本文章分享到发朋友圈。

热点新闻换一批

如果战争再次爆发,这支驻守平型关的部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