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讯息 >爱国之窗

中缅边境“戍边人”,他一干就是大半辈子!

爱国之窗 | 2020-05-11 14:54:30文章来源:普洱发布

家就是“哨所”。西盟佤族自治县60岁的护边员岩聪身着迷彩服,腰挂开山剽牛刀,肩跨多彩佤族包,数十年来走在普洱边境管理支队勐卡边境派出所民警的前面,逢山开道、遇水架桥,忠诚履行着“戍边人”的职责。

“5岁左右,父亲就带着我走边境线,看界桩;1980年,我从事‘界务员’工作,一直到现在;1993年,我参加了180、181号界桩的修建……护边这件事,我已经干了大半辈子了。” 岩聪说,中缅边境线多以山林为界,无天然屏障,数十年来,他引导一波又一波民警戍守着这里的每一块界碑、每一个山口、每一道河沟。

生于斯,长于斯。经历过半个多世纪的变迁,岩聪愈发知道守好边境线的重要性:“守住边境一线,就是保国内平安”。

据当地人介绍,中缅国界勘定后不久,座落于大黑山山顶的中缅181号界桩被敌对分子砸毁,国家尊严被严重侵犯。时为少年的岩聪闻知此事,自发组织边民排查可疑人员,为国家打击妨害国(边)境管理犯罪提供了许多重要线索。

岩聪说:“几十年前,这里的毒品泛滥成灾,老子吸了儿子吸,儿子吸了孙子吸,几代人就这样完了。经过‘戍边人’的坚守和奋斗,才有了今天的和谐安宁。”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勐卡边境派出所组建“党员突击队”在边境便道搭建帐篷驻扎,全力防范境外疫情输入,岩聪所在的社区也组建了突击队参战。由于岩聪年龄大,社区并未安排他参与执勤。可岩聪对大家说:“边境上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会发生什么情况,没人比我更熟悉。”

就这样,他和戍边民警走上了严防境外疫情输入的战斗一线。在此期间,他白昼巡线,带领“党员突击队”跋涉大黑山察看界碑;夜晚“堵洞”,住在便道旁的执勤大棚中,与大家一起把住关口。

社区的干部劝说岩聪:“大聪,年纪大了就别进山巡逻了”。

岩聪当着戍边民警的面反驳:“他们(民警)没有一个是本地人,常年驻守保卫我们的家园,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做他们的‘导航’。再说了,走了大半辈子的边境线,你叫我不走,我怎么会习惯!”

“年龄大了可以退休,可对边境的忠诚不能褪色。”对岩聪来说,护边更是一种情怀。

此外,岩聪还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是边境地区的佤族文化传播者。他经常将惠民政策、法律规范、疫情防控等政策知识翻译成佤语,通过广播在边境地区传播,也多次参加大型活动,表演佤族民间舞蹈、乐器,传播和传承佤族文化。

他说:“终究会有走不动的一天,那时我就用佤语给下一代讲一讲我们‘戍边人’的故事,希望能把这种精神代代传下去。”  
 

207人点赞
分享到:
打开微信“扫一扫”将本文章分享到发朋友圈。

热点新闻换一批

如果战争再次爆发,这支驻守平型关的部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