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讯息 >爱国之窗

党员风采|我的“谎言”故事

爱国之窗 | 2020-05-21 16:02:05文章来源:国家卫健委 审核:曹献民 编辑:于亮 编审:李茂忠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内分泌代谢科党支部  吕庆国

春日的武汉,微风拂面,灿烂的樱花,生机无限。时间过得真快,作为华西医院第三批援鄂医疗队的一员来到武汉已经快两个月了,加上之前支援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即成都市传染病医院,是本次成都市新冠肺炎患者定点收治医院)的时间,我已经两个多月的时间没回家了,所以每天下班之后,最高兴事情便是和家里人视频了,看看女儿是不是又长高了,英语是不是又进步了?爱人的工作,家里的情况怎么样?但是我却始终没能鼓起勇气和父亲视频,只能电话里嘘寒问暖,因为我向他撒了“谎”。  

我的父亲今年65岁,是一个传统内敛的老人,性格一向谨小慎微,家人的身体健康在他心中永远是第一位。从小的教育让我对他的敬重大于依恋,我很爱他,可是却很少表现出来。随着年龄的增大,他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并且他对我们全家人的身体和安全问题变得越来越敏感。比如我们家人不论生病还是外地出差,他都会一直担忧我们的身体和安全。2018年我在美国访学一年,他就担心了一年。所以我和弟弟在他面前一直就想尽办法不让他为我们担忧。

2020年春节前后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了,新冠肺炎疫情让大家措手不及,恐慌充斥着每个人的生活。作为一名医务人员,内心的恐惧不比普通老百姓少多少,可是我们都知道,这个时候只有白衣战士站出来,武汉才有救,中国才有救!很快,我们医院就组织了医护(技)专家小组,在大年初一赶赴武汉支援,所谓的逆行者,大概就是这样,肩头的责任感战胜了内心的恐慌。当然还有我们强大的后援组织——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我们站在巨人的肩头,怕什么?在这次疫情中,呼吸科、重症医学科和感染性疾病中心的医护(技)人员作为主力军,也需要多学科的支持,我的专业是内分泌代谢疾病,我知道,我可以,也有能力为这次疫情做点什么。

1月28日(正月初四)下午我接到了去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支援的任务,我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爱人也很支持我。第二天我们内科的几名医生作为专家组成员正式进驻了该院,主要工作就是参与新冠肺炎患者的多学科诊治。终于能做点事情了,我很兴奋。不过因为隔离的需要,从接到通知的那天开始到现在,我就再也没回过家,家就是微信视频里的另一端... ...

为了不让父亲担心,家人们商量好,让父亲在弟弟家住,我出发的那天早上,他并不知情。可是,新冠疫情和医疗援助的信息满天飞,父亲但凡上网或者看电视新闻,很快就会知道很多信息,包括我们医院外派支援的消息,于是家人们一致决定,无论如何不能让父亲看到这两天的新闻,不管采用什么办法,只要这几天新闻热度过去了,我把这个工作做完了,再和他说也不迟。不知道是否是心有灵犀,父亲在当天晚上就给我打了电话,问我是不是开始上班了,他很担心我在医院的工作环境,怕我被传染。我按照白天编好的理由,和他说我刚上班,就在我们内分泌代谢科,病人也不多,不过还是因为担心医院的环境影响家人,所以我就和一个同事暂时在外面短租了房子,我还说我的专业是内分泌代谢疾病,不会去接触新冠肺炎病人的,这个理由父亲是很相信的。因为成都不是疫情中心,我估计这次工作很快就能完成,所以应该不会“骗”他很长时间的,虽然有一点小内疚,也就罢了。但我没想到的是,后面会向他撒一个更大、时间更长的“谎”!

随着疫情的发展,前两批援助武汉的战友们需要继续支援,2月6日晚上,医院发出了要去支援武汉的通知,我迅速报了名,非常荣幸的成为华西医院第三批援鄂医疗队中的一员。我们华西医院非常高效的在一个小时之内就集结了一支由131名医护(技)人员组成的队伍,并且第二天中午就出发了。

短暂的兴奋之后,我沉默了,这也意味着我将继续和家人分离,将继续欺骗我那牵肠挂肚的父亲。因为无法回家,只好给爱人打电话,给了她一个要准备东西的清单,让她第二天送到我被隔离的酒店。挂了电话,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父亲年龄大了身体不好需要照顾,孩子尚年幼,家里重担压在爱人肩头,在这举国上下的危急时刻,我相信他们都很需要我,希望多陪伴在他们身边,但是病人更需要我们!陪伴,愧疚,责任感围绕着我,这一夜很长,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第二天上午爱人给我送来了衣物和其他生活用品,因为防护的原因,我没让她靠近我,大概离了十米远的地方她把我的行李放下,也没说很多话,她就一直强调做好防护,放心家里,平安归来,我再一次泪目,几步一回头。过了没多久,弟弟给我送来了口罩,说武汉物资短缺,让我保重身体,还没等我开口,他说会照顾好父亲的,也会想尽办法瞒着他。新冠疫情下,我们也会怕,也会难过,也会无助,但是心头救死扶伤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激励我们向前。而我们的家人,更是这场战役的无名英雄,我们战斗在前线,他们在后方用自己的温情给我们最大的动力。

出征仪式上,李为民院长和张伟书记带领我们全体队员重温了《医学生誓词》,就这样我们带着全川、全院的嘱托和家人的牵挂乘飞机离开成都。我们这次的出征医院非常重视,也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完整的出征队员名单也频频出现在电视新闻、网站、微信公众号等媒体,很多同事、朋友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我的名字,纷纷表达了问候和关心,让我非常感动也非常担心,怕爸爸会看到。当天下午抵达武汉后,我立即给弟弟打电话,商量怎么办。最后我们想出来一个办法,把他家里的网络和父亲的手机流量给断了,这样一来他不光没法上网,连电视都看不了了,等过段时间,新闻热度过去了再恢复。 不得不说,我们俩太“狠”了。

到武汉后,看到冷冷清清的街道,没有了原来大都市的繁华,心里感到很凄凉,但是高大建筑物上闪烁着的“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的标语,也给了我们战胜疫情的信心。到达驻地收拾完行李洗完澡后就已经很晚了,给爱人报了平安,却怎么也没有勇气给父亲打电话,我怕自己绷不住。第二天我们在驻地进行了严格的防护和工作流程培训,晚上刚吃完晚饭,父亲就打电话过来了,我瞬间紧张了起来,莫非他知道了?但还是硬着头皮接了。果然,老家的一个亲戚给他打电话说在网上看到华西医院出征武汉的名单上有我,因为没法上网,他自己没法亲自求证。我就结结巴巴的撒谎说,那是报名名单,是作为预备队的,实际上还没去,作为一名党员,我觉得我有义务冲上去!父亲沉默了一下说,对的,应该报名,如果真的要去……,后面他没说了,我明白他内心的纠结,我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相信了我的谎言,或许他是强迫自己相信吧。放下电话,我眼泪就掉下来了,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啊,或许父亲会很支持我,或许他会为我感到骄傲,会更好的保养自己的身体,等着我凯旋!我内心翻滚着,决心告诉他,拿起电话又想起了父亲对我的牵挂,怎么也没有勇气去拨号,最终还是放弃了。之后,我就给老家的每一个亲戚和父亲的朋友等发信息,让他们不要和父亲说我来武汉的事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网络上我从来不公开在武汉的信息,怕又被父亲看到,怕我这个无力的“谎言”被拆穿。

随后的日子,我们的工作很快进入了正轨,也忙碌了起来。我们医疗队整体成建制接管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两个重症病区,在领队康焰主任的带领下,我们医疗队发挥多学科的优势,医疗工作井井有条,仿佛我们接管的医院就是我们自己的华西医院一样,有了主人翁的感觉。工作这么多年,真的很难得这么多专业的医护(技)人员组成一个团队开展工作,并且相处得如此融洽,每个人身上都有华西人那种敬业、精业、勇往直前的家国情怀。工作中也形成了一些华西特色,比如按病人病情进行的红黄绿分区,常态化的MDT讨论等。我个人也在这样的团队工作中收获了很多,尤其是重症病人的评估和管理方面,同时也发挥了内分泌代谢科医生的优势,很好的管理了病房中的高血糖患者。在这里,医护协作,医患和谐,华西医院的后援和各地的物资支援源源不断,让我感动不已。

忙碌而充实的生活使我对家的思恋也逐渐减轻了些。因为父亲在家里没法出门,网也断了,所以我的“谎言”得以继续!断网十天后,估摸着新闻热度过去了,弟弟就准备开通网络了(因为父亲也实在受不了了),我还是担心在断网期间有人会在微信上给父亲留言,询问我是不是支援武汉的事情,我特意嘱咐弟弟,一定在爸爸看到他的微信之前给他把消息清空!弟弟很好的完成了这个“任务”。为了更好的打消父亲的疑虑,我还是坚持每隔2-3天给他打一个电话,撒谎说因为在医院上班,为了不影响家人,这段时间就不和他见面了,并且对父亲 “撒谎”的水平竟然越来越纯熟,这让我很吃惊,因为从小到大,我很少对他撒谎!父亲仿佛也很适应我的谎言,配合度极高,也不再质疑我了。有一天,父亲的手机坏了,我竟然挺高兴的!不过没几天就修好了。

在武汉的一个多月后,随着疫情的好转,援助湖北的医护人员逐步开始撤回。有一天在和父亲通电话的时候,他说非常钦佩这些医护人员,是真的英雄!我当时真的想和他说“您的儿子也在他们中间,也在武汉战斗!”,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泪水又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按照国家抗击疫情的总体部署,武汉的重病人会集中到少数几家医院,我们支援的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就是其中一家,所以我们暂时不会和大部队一起撤退,仍然要驻守在武汉,为这场战役做收尾工作。这是对我们华西医疗队工作的信任和肯定,每个华西人都感到无比自豪。

我不知道对父亲的这个谎言还要持续多久,但我相信胜利很快就要到来,等到我们凯旋那一刻,我一定会亲口向父亲讲述这段宝贵的经历,面对这场战役,您的儿子没有退缩!或许我想的太多了,父亲从一开始可能就是支持我的!或许他早就看穿了我的谎言... ...

自古忠孝难两全,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对国家尽忠,就是最大的孝!

父亲,我会安全归来,请您放心!

供稿: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内分泌代谢科党支部  吕庆国
编辑:于   亮
编审:李茂忠
审核:曹献民

1450人点赞
分享到:
打开微信“扫一扫”将本文章分享到发朋友圈。

热点新闻换一批

如果战争再次爆发,这支驻守平型关的部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