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祖国 >爱国活动

龙岩、新泉、长汀——张南生、傅连暲将军故里记行

爱国活动 | 2022-02-22 18:19:20文章来源:图文原创:秦关汉雪

龙岩、新泉、长汀
张南生、傅连暲将军故里记行

松毛岭红军无名烈士墓

十月秋深,山水之间,桂花和含笑的香气沁润肺腑,我们于10月25~28日之间来到了闽西红色老区,祭拜红军无名烈士墓园,寻访龙岩长汀的红军事迹。 

我们祭拜的一处红军无名烈士墓园,其中就有中央红军从瑞金长征出发前的最后一次血战~松毛岭阻击战。

当时为掩护中央红军团从瑞金出发长征,罗炳辉军团长和蔡树藩政委率领九军团在松毛岭沿线(其中主峰为七百多米)全线宽阔正面阻击7万多国民党军队,阻击战整整打了7天7夜,红军伤亡达2万多人。才保证了苏维埃中央和红军大部队由瑞金开拔走上长征之路。

在红军走后的几年中,苏区人民从松毛岭山麓,寻找到此战中遗留下来的3000多具红军战士的尸骨遗骸掩埋在了崇山峻岭之中。

新中国成立后,政府为这3千多无名烈士遗骸集中一起修建了红军无名烈士墓。

在无名烈士墓前,我们即不知他们的姓名,更无法瞻仰他们的遗容,只能默默的,向能收集到的年轻的红军战士的无名烈士墓敬献花篮致以哀悼。

我们还去到长汀,曾经的福建省苏维埃政府所在地,领导人是省苏维埃主席张鼎臣、闽西苏维埃主席邓子恢。后来这里成为了宋希廉的师部和关押瞿秋白烈士的地方,并在接到蒋介石电令后,瞿秋白在此被秘密处决于罗汉岭。

1929年12月3一20曰,红四军在龙岩连城的新泉进行了整训,史称“新泉整训”。

在新泉整训广场的留影

红四军在经历了新泉整训之后,于29年12月28、29日两天,在古田乡召开了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史称“古田会议”。

在古田会议会址前的留影

我们不但到了古田会议会址参观学习,还来到了红四军新泉整训的新泉古镇。

新泉是一个积淀了深厚客家文化底蕴的闽西古镇,也是张南生将军出生和投身革命加入红四军的地方。

在新泉张祠张南生将军生平事迹展门前留影

镇上传世四百多年的张祠家庙内外,自古名人辈出,翰林,大夫、进士、文武举、御前侍卫、镇守…,直到开国将军,石碑石牌石柱恩荣牌坊,是个几百年兴旺,名人辈出的客家古镇。

出席张南生将军铜像揭幕式

开国上将宋任穷将军为张南生将军题词

在将军故里新泉古镇上,  我们到访学习了将军生平事迹展,并出席了张南生将军铜像揭幕式。

张南生将军后代在烈士陵园毛主席像前的留念

《将军故里》

  古田号角今回响
  连城追忆往时光
  张祠感怀亲朋聚
  新泉整训南生乡
  统帅挥手古榕下
  将士宣誓队列长
  血红柏翠映秋白
  井泉清澈话连暲

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挂念的古井清泉

   《井泉清流》

    牵挂古井清泉水
    难忘长汀福音廊
    叱咤风云将帅去
    故里常留桂花香
    续骨疗伤英雄腿
    生接血脉离别娘
    遥看激情岁月时
    旌旗漫卷松栢苍

毛泽东1932年深秋在长汀进傅连暲先生的福音医院治疗时,这口古井当时水不清澈,井口也无石台,毛泽东亲自下井掏出沉积多年的淤泥青苔,并和人们一起加盖了古井的石板石台。

在新中国建立后,毛泽东还十分挂记长汀的这口古井。1962年,福建省委书记叶飞进京出席七千人会议,见到了毛主席时,主席还牵挂此事寻问叶飞将军,这口井水是否还清澈?周边的百姓是否还在使用?  

而在这口井不远处,就是当年傅连暲生前曾经开办的,以医护救治了四方百姓及后来红军将士而闻名于史的长汀福音医院。

傅连暲将军儿子傅维暲在傅将军创办的长汀福音医院遗址接受采访

陈赓将军会昌一役沙场左腿和膝盖中两弹,重伤骨碎,需要截肢抢救,被送来福音医院,请傅连暲先生医治。危急之中陈赓说,没有了腿,我还怎么能带兵上阵打仗?于是傅连暲尽其所能,竭力保下了陈将军的伤腿重上战场。

贺子珍也是在此医院,由傅连暲先生接生了毛泽东的血脉毛毛。但因为后来红军长征,父母与之一别,此后却再无相见了。

当时的傅连暲先生是福音医院的院长,每月有工资400块银元。

傅连暲先生虽然是西医医院,但十分的开明为怀,允许其他名医在医院里开诊。

时年邓颖超的母亲就是河南的家传中医,当时她也在福音医院开科坐诊,为群众和红军医治病患。

傅连暲将军由一名基督教徒,福音医院院长,舎弃安逸富贵的人生,毅然决然携带全部医疗设备器材加入了红军部队,从此一生风里雨里,过雪山草地,戎马倥偬,成为了新中国的开国将领。

傅连暲将军儿子傅维暲(左)与宋任穷将军儿子宋京波(右)在长汀福音医院遗址

 《将军赞》

   曾是家乡众望医
   妙手慈悲闽赣忙
   扶伤救人身心悟
   大义凛然踏征途
   一生舍弃富贵享
   俯首甘为孺子牛
   红星照耀福音院
   回首百年徳育堂

瑞金中央红军大学

我们一行还在26日分别到访瑞金,探访追寻在瑞金城区内的红军大学(已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遗址保护待修缮后可开放参观),及二十多公里外的九堡镇彭杨步兵学校和垻溪红军军政学校遗址。

红军大学,是由始建于1932年6月的原红军军政学校,彭杨步兵学校,公略步兵学校和特科工兵学校等几校合并而来的。

中央苏区红军军政学校遗址位于瑞金九堡垻溪村。

中央苏区红军彭杨步兵学校遗址位于瑞金九堡镇,校长陈赓,政委宋任穷。

1934年的10月,红军大学改编为中央红军军委干部团,团长陈赓,政委宋任穷,并由九堡镇出发踏上了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路途。

在长征途中,于都河,湘江、乌江等一些江河均由干部团工兵营建桥渡江,金沙江由干部团夺取渡口后船渡过河,一路拱卫中央纵队战斗行进。

干部团全团均为原红军大学1934年新招进来的各部队干部学员,他们至少都是来自作战部队班排连级以上的干部,所以被称为干部团。还由于全团均戴钢盔,又被长征途中的沿途军民称呼为“钢盔团”。

古榕常青⭐️红军万岁

九位开国将军他们的后人各自站在自己父辈像前留影

左起:李东健、张皓雁、张红雁、张延平、张铁雁、傅维暲、柯小薇、张雁之

  告别连城、古田、新泉

    再见长汀、瑞金、九堡  

    【秦关汉雪】
    2021.10.30

4136人点赞
分享到:
打开微信“扫一扫”将本文章分享到发朋友圈。

爱国故事换一批

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