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讯息 >地方联播

重庆:山野那片国色天香

地方联播 | 2020-04-01 10:19:13文章来源:爱国网 作者/艾万忠

不知何故,新旧世纪刚交替,主城区的老少男女说去看牡丹花开,准是去重庆垫江的明月山。
后来有几年,几乎十天半月我都会去趟垫江。每每忙过钟表之事,当地同仁与我闲聊最多的即是明月山上的各色牡丹。但偏不凑巧,那几年我总是与花开春天的垫江牡丹擦肩而过。
直到2013年初,我才私底下跟垫江牡丹约定,今年春暖花开时,定上山去一睹芳容。

四月初,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我们如约相会在明月山。站在明月山一隅,从山腰处环顾左右,这明月山以东、西山大堰以西,狭长的半山坡上,姹紫嫣红的牡丹,像是经过一番精心铺排似的,如层层波浪涌入眼帘,顿感心旷神怡。
如此规模的牡丹花海我还是头一回见。随意择一小道,随导游便径直走进山中花海。
一路走一路看,时不时被道上的“摄友”们挡住了去路。每遇此情况,我也索性停下脚步,掏出手机跟着拍起来。有时还借他们的技术,劳驾他们为我拍个照,也借此再沾点牡丹的贵气。“这是太平红,这是千层香,这是悠山艳,这是龙华春……”,导游一路上叫着这些奇异的牡丹名字,如数家珍。只可惜,至今明月山上的60多个牡丹品种,我还一个都没对上号。
一个下午,游走在海拔400~1000米的牡丹花海,晴空朗日下的各色牡丹,或热情奔放,或妩媚含羞,有的正含苞待放,时不时还送来阵阵暗香,我完全未觉着这花海的600米高差。
记得观赏垫江牡丹的头一年,也是春暖花开的时候,只是稍比垫江牡丹花开晚几天,我在河南观赏了洛阳牡丹。

实话讲,在那“千年帝都,牡丹花城”的洛阳牡丹面前,天下各色牡丹恐怕难以与之争雄。别看只有40来亩的牡丹园,那可是响当当的“洛阳地脉花最宜,牡丹尤为天下奇”。即使论规模,2万多亩的垫江牡丹园,是大了洛阳牡丹园好几百倍,但与12万多亩的菏泽牡丹园比,又“小巫见大巫”了。
在我看来,可能唯有垫江牡丹的野趣,是生长在黄河冲积平原那两地的牡丹所少有的。在山里、在石中生长的垫江牡丹,一年到头大半的时间虽不露芳容,静卧在山野,但若到三月末四月初,“她”便像个孩子似的,在山野中尽情撒欢,随意“涂鸦”,哪怕山高坡陡,羊肠小道,也乐此不彼,直到把明月山这幅画壁画到不能再画为止。
或许正是垫江牡丹的野趣,某种意义上体现了重庆人随心所欲与豪放的性格,而喜得重庆人的偏爱。

又是一年三月末四月初,又该是明月山牡丹怒放的时候。想必那翠绿的半山坡上,红的、紫的、粉的、白的各色牡丹,依旧如同我们曾经相约时的模样,一片片、一垄垄、一簇簇,笑等各方游人上来喜爱。
其实,即是闻名遐迩已久的洛阳牡丹也好,或是浩瀚无边的菏泽牡丹、山野中的垫江牡丹也好,或者是各地的牡丹也罢,但凡是牡丹,“她”从不屈于权贵的傲骨,不放弃希望的倔强,不沾惹尘埃的富贵色彩,往古来今,在人们心中从未有过淡化,文人墨客或浓或深、或怜或喜留下的不少美诗佳词,大家也一直不停地在传唱。
“借问汉官谁得似,可怜飞燕倚红妆。”李白这样怜过牡丹。“明朝风起应吹尽,夜惜衰红把火看。”白居易如是说过牡丹。蒲公视牡丹为多情的“花妖葛巾”,曹公又视牡丹为艳冠群芳的“蘅芜君”,《爱莲说》的周敦颐则视牡丹为“富贵者”。
也许是囿于个人喜好,这些文豪大家对牡丹的咏叹,要么是叹牡丹的凄美,要么是咏牡丹的光鲜。而牡丹不惧“花须连夜放,莫待晓风吹”的淫威,任武则天拔,任武则天烧,任武则天贬,终是傲立于寒风中,不肯绽放出一个花蕾,只在她该开放的春季,尽情怒放的性格,好像还没找到感觉。

还是乔羽把牡丹写到了极处:“有人说你娇媚,娇媚的生命哪有这样丰满。有人说你富贵,哪知道你曾历尽贫寒。”最记得那句“冰封大地的时候,你正蕴育着生机一片。春风吹来的时候,你把美丽带给人间。”
近20年,垫江持续发力打造牡丹花卉产业,恐怕也是看中了牡丹这些特立的品质,抑或还看中了山野里牡丹的丹皮。有资料显示,垫江牡丹的丹皮酚、牡丹酚原甙、丹磷含量,因高于洛阳、菏泽、铜陵药用牡丹原产地,已成为我国出口丹皮的种植基地,其丹皮畅销日本及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
“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刘禹锡当年《赏牡丹》的愿景和垫江如今“一山牡丹红”的蓝图,我想总有一天,公元前400多年开始计时的垫江牡丹,在这山野会再给人们一个惊喜。

780人点赞
分享到:
打开微信“扫一扫”将本文章分享到发朋友圈。

热点新闻换一批

如果战争再次爆发,这支驻守平型关的部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